当前位置:首页 » 彩票新闻 » 正文

红色日记: 贵玛额吉的第29个汉族孩子

11 人参与  2020年09月01日 02:28  分类 : 彩票新闻  评论

贵玛额吉的第29个汉族孩子

张宇航

 

今晚在电视里看到了激动人心的一幕:中共中央总书记、国家主席、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亲自为都贵玛颁发国家荣誉——人民楷模奖章。这是党和国家向都贵玛授予的至高荣誉!都贵玛是蒙古族人民的骄傲,也是全国人民的骄傲。这一场景唤起了我对与这位老妈妈从相识到相知往事的深情回忆。

我第一次见到都贵玛,是2004年5月2日,在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盟(后来改市)四子王旗脑木更苏木(牧业乡)乌兰希勒嘎查(村)她的家里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经济困难时期,国家把上海、华东地区的3000名孤儿送到内蒙古草原,请蒙古族阿爸、额吉(阿妈)抚养成人,都贵玛抚养了其中的28名。这一感天动地的善举感动了全国人民,也感动和教育了我。我与妻子、朋友一起,到草原去看望都贵玛额吉,帮助贫困孩子的共识使我们一见如故;我也成为了都贵玛额吉的第29个汉族孩子。这以后,我们多次去看望老人家,还接她到广州的南方医院检查身体;这以后,我们广东草原爱心助学团队以都贵玛的事迹为动力,用自己的工资收入,默默资助着内蒙古草原上4000余名贫困孩子读书……

我翻出了原来写都贵玛的一篇小文,读着读着,再次被她老人家的故事感动得热泪直流:

 

天 边 的 你

天边的你,都贵玛额吉(阿妈),依然住在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四子王旗脑木更苏木乌兰希勒嘎查,那无垠的杜尔伯特草原上。66年了,你还是离不开生你养你的草原,离不开老家那座蒙古包、小土屋。你还是停不下牧羊和拣牛粪的脚步,每天重复着辛勤的劳作,任凭岁月将风霜刻进你古铜色的脸,额头上的皱纹就象你在草原上踏出的路。

你的家离旗政府驻地有160多公里,快要到与外蒙古交界的国境线了,遥远得就象住在天边。你众多的儿女早已长大,进城的进城,回上海的回上海,你却一个人守候在草原的深处。可是你并不孤独,儿女们回草原总要来看你,那简陋的小屋就洒满了明媚的阳光,洋溢着欢歌和笑语。

你的故事在草原广为流传。报上说,你曾经有32个孩子,其中28个是上海汉族孤儿,两个是不幸去世的乡亲留下的遗孤,只有两个是亲生骨肉。给我寄那张《乌兰察布日报》的察哈尔右翼中旗乔静波书记,本意想让我看看报上登的一则关于我的小消息。我却首先把你的事迹读了三遍,一次又一次地让自己感动和敬佩。

孤儿们被安排来草原让牧民领养那年,你才19岁。未婚的你当起了临时妈妈,用女性特有的深情,给这些“国家的孩子”以草原母亲的爱。随后你养大了3个孤儿,供他们读书、参军、成家立业。养育孩子的任务完成了,家境并不宽裕的你,又长年侍奉着非亲非故的老人图德布道尔吉。就这样,你在杜尔伯特草原上过了一辈子,放牧、打草、剪毛、植树,用青春岁月换来了旗、盟劳动模范,自治区先进生产者和全国“三八”红旗手等荣誉。可你从不炫耀,只把与党和国家领导人合影的照片珍藏在家里,默默而平静地度过每一天……

你是草原上千千万万个老额吉的代表,集中体现了蒙古人那种深沉的性格和纯朴的真情。蒙古族是热爱母亲的民族,蒙古人最敬重的是母亲,歌颂得最多的也是母亲。拉西尼玛先生曾经翻译过一首蒙古国民歌《远去的母亲》,就把母亲比喻成生命的保护神、心中的一盏灯。他还说,这首歌本名是《拣牛粪的母亲》。拣牛粪,也叫背柴火。因为蒙古族女性在草原上要用半辈子时间拣牛粪作燃料,而且往往要走到离蒙古包很远的地方,才能拣满一筐。当母亲不幸去世而小孩问起额吉在哪里的时候,大人们不忍心让孩子承受再也见不到母亲的悲痛,只好说“额吉拣牛粪去了”,表示母亲已经远去不能回来。拉西尼玛也是孤儿,是靠着养母的呵护长大的。他在翻译这首歌时,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和养母宝灯,于是写下了一段歌词:“留下背影的母亲,岁月抹去了你的归程。苍天在上我祈祷,待到来日再相逢。母亲啊母亲,我心中的一盏灯,何时重新照亮我的心”。其实拉西尼玛这段倾注着对养母感激之情的话,也是对你说的。我觉得,天边的你是悬挂在草原夜空上的一盏明灯,照亮着孩子们人生前行的路。

你是普通的,又十分令人敬重,情操是这样的高尚和实在。真想立即飞到你的身旁,仔细端详你慈祥的容颜,为你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,让你的晚年更加幸福安祥。无奈路途遥遥,公事繁忙,至今未能如愿。那天,同事受我的委托,千里迢迢来到杜尔伯特,把我的祝福带给你。你哭了,在场的当地领导也陪着你掉眼泪。你很想与我说上几句话,可惜草原深处既没有电话,也没有手机信号;连写信,也没有邮递员来传情。但是终有一天,我会拿着同事为你拍的照片,上杜尔伯特草原找你,亲口叫你一声都贵玛老额吉的。

我听着马头琴曲《都瑞玛》,便想起你,都贵玛老额吉。都瑞玛和你都是草原上纯朴善良的女性,时时被牧民、被孩子所称颂。你远在天边,心灵与我却是如此的接近。因为我们的心,都牵挂着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。许多本已远去的记忆,有了心灵的呼唤,便又渐渐复归。四十多年前发生的,已经尘封在历史烟云中的,你抚养汉族孤儿的这段往事,有了我们这些热心人的呼唤,又重现光彩,成为激励我们去完成人生一件大事的不竭动力。

许多人听着你的故事,走进了我们的行列。这是一种对奉献精神、对草原文化的认同。就算在旷野里遇到步行的陌生人,牧民们都是不能看着不管的,一定要迎入蒙古包喝奶茶暖身子,帮助他走出饥饿与困境。只要知道草原上还有不少需要扶持上学的孩子,广东的热心人都会伸出自己的臂膀。

“把我们的名字都写上去!”省委警卫局处长江远方,指着内蒙古失学儿童扶助人名册说。

“人总是要为社会作点贡献,不求回报。将来她们(指受助的蒙古族女孩)长大了,能为社会做点事便行。”身为一家公司总经理的陈宝财情真意切,“我还要扶助六七个孩子!”

“给我选10个孩子,要学习成绩好、家境特别困难的,最好是孤儿。”省人大代表郑龙辉的要求已经得到满足。

……

都贵玛老额吉,你听到这些充满南方的温暖和深情的话语了么?听着它,你一定会很高兴也很自豪的。

天边的你,永远、永远在我心中,在我们心中。

 

 

张宇航简介

张宇航,男,汉族,1954年10月生于广州,中共党员,毕业于大学法律专业。

先后结集出版文学作品9部:散文集《羊背子》、《守护善良》、《乡情小札》、《心中有路——向着墨脱》、《托起明天》、《走一趟唐古拉》等6部,散文诗集《生命泉》、《六十岁,走阿里》等2部,以及报告文学集《岁月留痕》。其中散文集《心中有路——向着墨脱》获第四届全国冰心散文奖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adcup.com.cn/post/711.html

<< 上一篇 下一篇 >>

  • 评论(0)
  • 赞助本站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